信息化与网络技术中心

当前位置 :合乐 > 教辅单位 > 信息化与网络技术中心 >

合乐注册实现对目标的识别和定位

作者: heleseo 时间: 2019-06-30 09:03 点击:
合乐

  信息化战场实现情报信息高效共享,关键在于精确分发情报信息。为此,应采取基于时效的直接分发、基于需求的通播分发、基于查询的按需分发、基于网络的推拉分发等其中一种或几种相结合的方式,向情报用户提供安全可靠的情报信息。

  基于时效的直接分发是侦察力量不经任何中间环节,将情报信息发送至某个或某些特定情报用户的分发模式。侦察力量获取情报资料后,经过情报要素提取和初步分析研究,根据情报的威胁等级、时间敏感性以及与用户的相关性,不经情报部门,直接发送给与之相关的情报用户。侦察力量直接分发可以在第一时间将战场情报信息送达与之相关的用户,显著提高情报信息分发时效性,在防空情报分发、炮兵情报分发以及为火力指示目标等领域更加常用和有效。侦察力量既是情报搜集的基本力量、情报分析的辅助力量,也是情报分发的独立力量,主要是将初步分析所形成的情报结论直接发送给相关用户,以提高共享效率。

  例如,在防空作战中,预警雷达探测到远方空情信息后,直接将搜集到的空中目标(机型和架数)及其瞬时坐标(方位角和斜距)信息发送给目标指示雷达;目标指示雷达根据预警信息接力跟踪,进一步测定目标的斜距离及方位角,并将详细的中、近程空情信息直接发送给火控系统;火控系统根据目标指示信息,完成对空中目标的搜索、截获、识别和跟踪,并自动计算、传递射击诸元,控制火炮射击,或向防空导弹系统提供各种数据,控制导弹发射。在情报分发过程中,侦察力量根据职责分工和协同规则,不经过情报部门,直接将情报发送给相关情报用户,缩短了情报流程,为防空作战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直接分发是情报信息精确分发的典型模式,可大幅度提高战场情报信息效能,提高火力反应速度,对时间敏感目标更为有效。其主要特点为:

  一是路径的直达性。在直接分发的情报信息流程中,以情报源获取战场情报为起点,自行对情报进行分析后,直接发送到情报用户(如武器平台),中间不经任何环节,在情报传递路径上是从“信源”直达“信宿”,最大限度地提高了战场情报信息的传递速度。

  二是流向的单向性。在直接分发的情报信息流程中,情报源负责将目标情报发送到武器平台,武器平台根据接收到的目标情报实施打击,打击效果及下次打击目标情报均由情报源负责。情报信息只沿情报源向武器平台流动,而没有从武器平台到情报源方向的流动,充分体现了信息对火力的主导作用。

  三是流程的开放性。鉴于情报信息流向的单向性,武器平台无需主动反馈打击效果,也不需对下一打击目标情报提出需求,使直接分发的情报信息流程无法构成“闭路”,呈现出开放状态。

  以情报用户为武器平台为例,根据情报源与武器平台在数量上的对应关系,直接分发有三种实现形式。

  一是单(多)情报源到单武器平台。即某一个(多个)情报源为某一特定的武器平台提供情报,建立一(多)对一的情报服务保障关系。如目标搜索雷达、炮瞄雷达与火炮之间的情报流动。这是一种较为传统的直接分发情报信息流程实现形式,体现的是以平台为中心的作战理念。

  二是单情报源到多武器平台。由某个情报源负责获取情报,并将情报分发到多个武器平台,各武器平台分别实施火力打击。如美军的“阿帕奇”攻击直升机经数字化改造后,采取用长机搜索目标,并以数据猝发传输方式向其他处于隐蔽位置的直升机分发目标信息数据,整个编队无需搜索过程就可实施攻击,不仅攻击时间较传统的自己搜索自己攻击缩短三分之二,而且从根本上避免了重复攻击。该实现形式体现的是以行动为中心的作战理念。

  三是多情报源到多武器平台。在这一实现形式中,多情报源联成情报网,通过对各情报源获取的情报数据进行整理和融合,实现对目标的识别和定位,然后在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点,将恰当的情报,以恰当的形式发送给恰当的武器平台,快速摧毁目标。这是一种基于战场信息网络的直接分发的情报信息流程实现形式,体现的是信息化作战以网络为中心的作战理念。

  基于需求的通播分发是情报部门根据情报用户需求,向所有相关用户同时发送同一情报的分发模式。情报处理席经过对情报实体上报的情报资料进行综合分析研究,形成战场情报后,情报分发席将通用情报以战场态势图的形式通播给所有用户,对部分用户需要的情报以局部通播的形式同时分发给指定用户。情报分发席是情报分发的基本主体,本级前进(后方)指挥所的侦察情报席、下一级情报部门的分发席及营指挥观察所的情报态势席则根据所接收情报的相关性,酌情裁剪,将与自己所属情报用户相关的情报通播给相关用户。

  通播分发体现了情报源、情报分析主体及情报用户三类基本要素,说明了战场情报的来源、加工和使用环节;体现了三类基本要素间的内在联系,诠释了战场情报的供求关系;体现了战场情报的基本流动过程,反映了情报信息流动的基本规律,具有基础性、普遍性、通用性和稳定性。通播分发是基于情报用户需求实施的,是作战指挥中情报信息分发的基本模式。

  未来信息化作战,通播分发中三类基本要素所起的作用及其内在关系没有发生明显改变,情报源将所获取的情报资料发送给情报分析主体,情报主体将加工成的战场情报发送给情报用户,情报用户将情报需求信息发送给情报源,形成一个闭合的情报流程,周而复始,依次循环。信息技术在战场的广泛运用,虽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战场情报信息通播分发的基本流程,但却使情报源、情报分析主体、情报用户的内涵和外延发生了明显变化。

  一是情报源向全员化发展。一方面,战场情报获取手段全面发展,除传统的侦察装备外,还包括无人机等新型侦察平台、各类新技术体制的侦察器材以及情报网络终端,获取战场情报的手段更加丰富;另一方面,情报源种类全面拓展,除专业侦察力量外,还包括大量使用轻便装备的非专业侦察力量,特别是在信息化战场上,几乎所有作战平台、保障平台都装备有定位仪、夜视仪等器材,许多武器平台装备有观察、测距设备,可以在与敌接触或非接触中获取大量的情报,已成为信息化战场重要的情报源。

  二是情报分析主体向体系化发展。情报部门是专业情报分析主体,也是传统的情报分析主体。未来信息化战场上,除情报部门外,各情报获取装备的使用人员也是情报分析主体,而且他们具有分析特定种类情报资料的专长,如图片判读、雷达信号识别等,可以对情报资料进行初级分析,并将分析结论上报情报部门,供情报部门进行综合分析,使情报分析主体呈现出了明显的体系化特征。

  三是情报用户向共享化发展。机械化时代,由于情报用户的任务不同,对情报的需求也有所不同,使情报用户表现出个性化、多样化。信息化战场上,不同情报用户在需要不同情报的同时,由于战场范围的扩大、作战行动的关联性增强,又迫切需要了解作战区域的整体态势,以战场态势图为代表的共性情报成为各情报用户的共同需求,而且共性情报已成为各情报用户用好个性情报的前提和基础。

  基于查询的按需分发,是由情报用户发起查询、情报部门或情报源积极配合的情报分发过程。按需分发是对机械化时代情报供给方主动发起、情报需求方被动接收的供求关系的变革,这样有助于围绕用户的情报需求展开高效地情报分发。

  未来信息化作战,由于信息网络全面覆盖战场,情报信息查询有了可靠的物质技术基础,使普遍、大量的情报信息查询成为可能。基于查询的按需分发具有三个方面的特点。

  一是情报用户的主动性。基于查询的按需分发,情报用户根据自己的情报需求,启动情报流的流动,一改机械化时代情报流程中的被动接收,成为情报流的主导者,什么时间查询、查询什么情报,主动权完全归于情报用户。

  二是情报提供的指向性。情报部门和情报源针对特定情报用户提出的特定情报需求提供特定的战场情报,无论是提供情报的内容还是对象都具有鲜明的指向性,可以避免情报发送的随意性和盲目性,进而避免因提供不相关的情报而增加情报用户的不必要负担。

  三是情报供求关系的颠覆性。传统机械化时代的情报信息分发,情报部门和情报源决定发送情报的内容和对象,情报用户被动接收,构成“主供户收”的情报供求关系。基于查询的按需分发,情报用户首先提出需求,再由情报部门和情报源提供相应的情报,情报供求关系是“需求定购”,将改变传统的情报供求关系。

  一是向情报部门情报库查询并匹配。情报部门经过对情报资料的分析形成战场情报后,根据地域相关、任务相关、威胁相关等条件向有关情报用户分发的同时,还会存入情报库。情报用户可以根据权限,对自己需要但又没有获得的情报直接向情报部门情报库查询,情报库根据查询条件进行检索匹配,并将符合用户查询条件的情报发送给查询用户,完成情报查询流程,满足用户个性化需要。

  二是向情报源查询并提供。对快速变化的战场情况,情报用户可以向相关作战地域内或附近的情报源直接查询,情报源将获取的用户所需的最新情报,或根据用户查询快速获取其所需情报,提供给查询的用户。

  基于网络的推拉分发是依托战场信息网络,情报源和情报分析人员将生产的战场情报“推”向网络,情报用户从网络“拉”取所需情报,从而实现战场情报信息共享。推拉分发从根本上改变了情报供求的方式,有助于实现战场情报信息供求的最佳匹配和无障碍传输,达成战场情报信息的高效共享。

  基于网络的推拉分发是信息时代信息传输理念的具体体现,是对传统的“推”机制的扬弃,具有鲜明的“四化”特征:

  一是去中心化。推拉分发是以网络服务器和数据库为中介进行战场情报传输的,生产者无差别地发送,用户有选择地拿取,供求双方均有自主性,其权力趋于平等,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了传统的“推”机制中生产者强制发送、需求者被动接收的不平等地位,发送方的中心地位被明显弱化,更便于战场情报信息供求的匹配。

  二是去同步化。推拉分发采取生产方“推”和需求方“拉”两步法进行战场情报信息传输,发方不必先与收方建立联系,收方也不必与发方同步工作,而是根据提示或动态地浏览、查询,获取情报信息,彻底去除了收发双方必须同步的约束,更便于灵活地收发战场情报信息。

  三是去层次化。从理论上讲,在推拉分发中,所有战场情报生产者地位平等,他们可以将生产的情报“推”向网络,供用户选择;所有战场情报用户地位平等,他们可以在网络上浏览、到数据库查询,“拉”回自己需要的情报,去除了传统上逐级分发的层次性,消除了层层转发所造成的时间延迟和内容失真,更便于纵向上不同级别间的战场情报信息共享。

  四是去条块化。基于与去层次化相同的原因,没有隶属关系的情报生产者和用户都可以在同一个网络上收发战场情报信息,去除了传统上各军兵种、没有隶属关系的作战单位各自分发战场情报信息的条块分割,消除了横向上“烟囱”结构所造成的战场情报信息阻隔,更便于友邻单位间的战场情报信息共享。

  各级情报部门、所有情报源(包括专业的和非专业的)和情报用户都作为战场信息系统的网络节点,纳入到推拉分发情报信息流程之中,“推”出自己生产的情报、产生的需求信息或任务信息,同时“拉”回自己需要的情报信息、自己有能力完成的任务信息或需求信息。推拉分发是全方位的战场情报信息共享,不仅适用于战场情报信息的共享,而且适用于情报需求信息和侦察任务信息的共享。其实现形式为:

  一是分配和受领任务信息。基于网络的推拉分发,情报部门动态地将侦察任务信息“推”向网络,情报源根据提示或动态浏览、查询来受领或认领任务。情报部门主要以三种模式分配任务:第一种是在能够确定完成某项任务的最佳情报源的情况下,情报部门将赋予该情报源的侦察任务信息发到网上,并向其发出提示信息;该情报源则直接从网上认领任务,并执行任务。

  第二种是在不能确定完成某项任务的最佳情报源的情况下,情报部门将不明确具体情报源的任务信息发到网上,并向所属情报源发出提示信息;各所属情报源根据自己的侦察能力、所处位置、当前任务等情况,主动认领任务,并反馈情报部门。第三种是在某项任务超出所属情报源的能力范围、但有友邻情报源适于完成的情况下,情报部门将该任务需求信息发到网上,并向友邻情报源发出提示信息,同时,向该实体的上级情报部门发出协调信息;友邻情报源则及时发回回复信息,实现任务信息的协调。

  二是分发和领取战场情报。各级情报部门和各情报源动态地将获取、加工后的战场情报“推”向网络,情报用户根据提示信息或动态浏览、查询,“拉”回自己所需情报。战场情报信息的分发主要有两种模式:第一种是情报源获取情报资料后,在上报情报部门的同时,将运用自身经验和情报处理工具加工生成的战场情报发到网上,对时敏性情报,直接提示相关用户;情报用户则直接领取与作战相关的情报信息(特别是时敏情报信息)。第二种是情报部门接收各情报源的情报资料后,综合进行多信源融合、真假目标判断、威胁等级评估、态势聚合解聚,将加工后的情报发到公共数据库或用户专业数据库;各用户则通过浏览、查询取回自己所需的情报。

  三是提出和了解需求信息。对自身需要而情报部门和情报源又没有提供的战场情报信息,情报用户将产生情报需求。在基于网络的推拉分发中,情报用户将需求信息“推”向网络,情报部门或情报源直接作出响应。需求信息的交流主要有三种模式:第一种是情报部门了解需求信息后,在已有情报中查找匹配,找到用户需要的情报后,按情报部门分发模式回应。第二种是情报部门在未能查找到用户所需情报的情况下,形成侦察任务信息,再按侦察任务分配和受领模式作出反应。第三种是情报源了解需求信息后,根据自身的能力认领,并上报情报部门;获取用户所需的情报后,再按情报源分发模式回应。

  基于时效的直接分发、基于需求的通播分发、基于查询的按需分发、基于网络的推拉分发,都是着眼情报源、情报分析主体及情报用户的关系,从微观的层面对战场情报信息分发过程进行的剖析。在未来信息化战场,借助战场信息系统,各情报源之间将互联互通构成情报源网,以情报部门为骨干的情报分析主体也将互联互通构成情报分析网,各情报用户将构成情报用户网,不仅情报源网内部、情报分析网内部进行战场情报信息交流,而且情报源网、情报分析主体网、情报用户网之间均可进行战场情报信息的交互,形成一张以情报源、情报分析主体、情报用户为节点,彼此纵横互通的战场情报信息网络,为情报信息实现精确分发提供可靠支撑。

合乐平台_合乐注册